荆防败毒散

推荐词

昨天吹风着凉了,今天起床就感觉眉棱骨-后脑勺胀痛、头晕,加恶心
@fzl 师兄提醒下试试荆防败毒散,顺便想起了前几天看过的这篇推送,本文和评论区都挺有收获

原文链接

正文

赵岩,全国七十万中医师中普通一员,此为个人公众号,闲暇聊聊中医,不回咨询,不接网诊,不求关注,以文会友,不要抬杠。

关于荆防颗粒,去年新冠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,对于最近的流感发热,个人心得体会,无论成人儿童,他依然是中医治疗的急先锋,尤其是家庭治疗。

中医治疗外感病是优势的,我觉得优势的核心在于中医理论有 “表里” 的哲学概念,并且特别重视,无论是仲景医圣的《伤寒论》,还是后世的温病学派,都重视这个。仲景曰:“病在阳,应以汗解之,反以冷水潠之所灌之,其热被劫不得去”…… 反观目前,有些表证流感,应当首先解表,却用 “冷水” 潠之灌之,懂得都懂。

无论是老百姓口中的风寒,还是风热,初期都要解表,解表就是急先锋。治病如打仗,用药如用兵,敌人来犯,就需要急先锋立马开拔去应敌,如果敌邪比较弱,先锋部队就能横扫搞定,不用后面大部队出马。但是,如果敌邪比较强大,先锋部队就搞不定,甚至还会全军覆没,没有挡住敌邪的进攻。

虽然先锋部队全军覆没,没有抵挡住敌人的进攻,但是为后面大部队争取到了宝贵的准备时间,如果没有这批先锋部队,敌人直接袭击我军总部,后果不堪设想,如同邪气直中少阴。

所以,对于流感初期,如果患者体质比较好,及时用上荆防颗粒这个急先锋,就能直接搞定。我个人这次就是这样,刚觉得有点不适,立马喝上一包荆防颗粒,后续又喝了一包,很快就好了,不到一天的功夫。

有一些体质偏弱的,初期喝上荆防这个急先锋,结果全军覆没,没有阻挡住后续的发热咳嗽,甚至肺炎,但是也依然为人体正气这个 “大部队” 争取到了准备时间。所以,荆防这个先锋,不仅不应当诋毁他无效或者耽误病情,还要赞美他,他是舍命的先锋英雄。

聪明的你,一定能懂这个道理,如果依然不懂,那实在也是没招了。

由于不大容易挂号,在微信指导了一些老患者用中成药,算是帮忙,凡是第一时间用上荆防颗粒的,哪怕没有压住,依然发热咳嗽,但是病程明显要短,并且后遗症很少。相反,那种不淡定的,上来就 “以冷水潠之若灌之的”,不先解表的,病程明显要长,黏黏糊糊,缠缠绵绵,后遗症很多很多,并且体质会变的更差。

对于外感病,发热只是一个症状而已,战后能否重建才是关键,关乎民众的福祉!战争的目的,永远都是为了将来的和平,而不是鱼死网破。

后续:昨天中午一包,下午就大幅度缓解了,晚上又一包,今天已经基本没事了

但接下来还是要注意保养

今天赵岩医生更新了第二篇